×

提 示

确定退出工资宝?

您的当前位置:工资宝 工资宝理财网 监管动向

风投:望洲所有实业都是空壳 资产只值12.5亿

发布于2016-05-24 10:20

“所有的实业都是空壳”,“现在望洲集团只有12.5亿元左右的资产价值,剩下的都‘不值钱’。”一位想要收购望洲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望洲集团”)剩余资产的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此前,程炜(化名)提出对望洲集团剩余资产的收购计划,在与望洲财富接触之前他从事风险投资行业,最终这个收购计划因价格谈不拢而流产。经他长期调查发现,望洲集团看似“丰满”,实则“空白”。

“一人有限公司”望洲帝国的风波已成为线下理财平台爆雷的典型案例。然而,不同于其他线下理财平台的单一,望洲财富仅作为望洲集团的金融环节之一,除此之外,它还囊括了大量的实业板块:大健康、餐饮、房产、汽车、供应链等。

作为望洲帝国的执掌者,杨卫国的终极目标是利用这一系列名目繁多的“连锁板块”讲故事,最终走向上市之路。而“裂缝”环节的望洲财富,让他通过线下理财平台获得的资金流向了所谓的实业板块和小贷公司债权。

在涉嫌“自融”后,程炜透露,望洲集团所有实业都已经处于空架子状态,而杨卫国目前仍然在杭州的看守所中。

实业系“空壳” 望洲集团资产总价值约12.5亿元

2014年10月,程炜一次偶然的机会通过朋友认识了望洲财富一位财富经理。当这位财富经理得知程炜的风投身份后,想要引导程炜对公司投资,程炜进入望洲财富后,负责其中一家分公司的对外事务。

程炜多方了解后发现,目前望洲集团的实业已几乎没有任何资产,望洲集团的资金链也早已断裂。

一位投资者此前也曾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之所以愿意相信望洲财富,原因之一在于望洲财富人员曾带领她参观过位于杭州的望洲集团旗下实业公司,包括月子会所、酒店、超市等。“有实体店,觉得应该不会差。”投资者说。

杨卫国的望洲全产业链故事共分为三个部分,分别是包含供应链、汽车、大健康、餐饮、教育科技、文化传媒、房地产在内的实业板块;包含望洲金控及其旗下的众筹、支付、小贷、担保、征信、财富管理等金融板块;包含多个资产管理、基金管理、投资咨询在内的投资板块。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望洲财富雷暴后,望洲集团的实体产业遭受连带“地震”,资产大幅缩水,目前庞大的集团仅剩两部分资产仍然具有价值。一部分是望洲集团在成立之初所打造的地产板块,杨卫国此前曾花费2.2亿元在浙江老余杭购买了一块地并打造“恒合金座”商业地产。据了解,该商业地产目前仍在正常运作,商业价值也已增长至5.5亿元,但其中包含了5000万元的负债。

第二部分则是望洲集团旗下金融板块的小贷公司中有一部分真实的债权,其应收账款约为8亿元、利息约为2亿元,债权外坏账约为3亿元,此外还包含一张小额贷款牌照。

“如果要收购,债权资产约打7折,价值7亿元左右,加上5.5亿元的房产,现在望洲集团只有12.5亿元左右的资产价值,剩下的都‘不值钱’。”程炜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他想要以8亿~10亿元的价格收购这部分资产,并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的谈判工作,但是望洲集团给出的价格是15亿元,最终因收购价格未谈拢而流产。“现在望洲集团未兑付的本金和利息等外债经统计约有25亿元,所以无论是哪个价格卖出资产,都无法做到全覆盖。”程炜说。

一位望洲财富原客户经理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独家透露,在金融牌照方面,望洲财富还拿下了私募基金牌照,同时杨卫国也在运作公募基金牌照。“此前运作过程中已经花费了约70万元左右,在爆雷前夕,公募基金牌照已经快要批下来了。”上述客户经理表示,正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资金缺口。

“出事之前,杨卫国主要想涉足餐饮产业,打造一个望洲连锁餐饮,并且意图走上市路,尽快在资本市场上再捞一桶金。”程炜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多类实业板块、连锁店模式是杨卫国很早为望洲集团打造的发展路径,整体故事比较丰富则整体上市,如果某一板块发展得足够强大,也可以单独上市。值得一提的是,模式之初,杨卫国曾经想把集团打造成股份制,但是后来发现股东的想法各异,杨卫国难以操控,转而回购股份,打造了现在的“望洲一人帝国”。

在望洲财富雷暴事件之初,望洲财富向投资理财客户发出了《关于望洲集团董事长杨卫国失联事件望洲财富至客户及员工公告》(下称《公告》)。《公告》称,望洲餐饮集团尚拥有的资产为各餐饮项目回款项价值200万元~300万元。

望洲集团官网显示,由望洲餐饮集团主导的望洲餐饮产业链总部在上海,并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杭州设立七大运营管理中心。在该产业链上的公司包括湖北望月楼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浙江鼎望记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浙江小辰光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屿外渔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江苏茂行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北京儒香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本报记者了解,为走集团化路线,杨卫国后期一直进行“概念炒作”,在电影投资较热的阶段也冲入这一市场,注册成立了影视公司,准备拍摄一部动画片,并投入了一定资金,但是最终没有进行下去。2015年12月30日,成立北京望洲文化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并投资浙江望洲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望洲文化传媒(上海)有限公司、望洲影院(杭州)有限公司等。

望洲集团最值钱的资产:价值5.5亿地产项目 曾遭投诉

在杨卫国打造的“一人帝国”望洲集团所有产业板块中,至关重要的一个板块即是房地产,正是房地产企业成就了杨卫国二次返回浙江的东山再起,并塑造了后来的望洲集团。

但是房地产这块业务,现在却处于停滞状态。“房地产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已经不涉足这个行业了。”一位望洲集团高层人士曾如此表示。

在望洲集团所设立的四层集团架构共涉及的96家公司中,有一家成立于2008年11月18日的杭州联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联城房产”),法定代表人为杨卫国。该公司在2010年7月19日曾发生过一次股东变更,法定代表人由梅方喜变更为刘荣景,同时,股东由浙江联合置业有限公司唯一企业股东变更为黄世鹏、缪必雄和刘荣景3个自然人股东,其中,黄世鹏和缪必雄分别出资1500万元,刘荣景出资3000万元。4个月之后的11月1日,自然人股东由刘荣景、黄世鹏、缪必雄、李文胜变更为杨卫国、李文胜、刘荣景。2011年6月29日,自然人股东中仅剩杨卫国和黄浩,不见刘荣景的身影,并且经过屡次增资,2013年杨卫国增资至4800万元。

“杨卫国是温州苍南人,在做教师期间,靠自己熟悉的网路计算机技术获得了人生第一桶金,后来去新疆做起了煤矿生意,又拿到人生的第二桶金,之后他又回到浙江,这之后认识了刘荣景。”程炜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刘荣景是杨卫国在打造望洲集团过程中至关重要的人。

杨卫国涉足房地产后,将目光瞄准了位于浙江杭州老余杭的一块地皮,经过价值评估,他以联城房产的名义以2亿元左右进行了收购,并在这块地上进行楼盘开发,就是现在的“恒合金座”,位于余杭天目山路延伸段02省道与禹航路交界处。

“恒合金座楼盘一共有两幢高楼,在五楼的中间是联体的,构成了‘H’型,总面积近4万平方米。”程炜表示,杨卫国本来是想将这块地产打造成集餐饮、商场、娱乐等多功能的综合商业地产,按照这一意图,恒合金座5层以下是大型商场,其中一幢的6、7、8层为精品酒店,另一幢则为公寓直至今日仍然在“以租代售”的模式运营。

该地产处于杭州较为偏远的地区,从飞机场出发约行驶60公里才能到达,由于缺乏同类地产,曾经一度形成经营火爆的局面。在程炜看来,这块地是当前望洲集团剩余资产中最为值钱的部分,其价格已经从当初收购时的2亿元增至如今的大约6亿元,但据程炜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独家透露,该地产“身背”5000万元债务。他表示,如今该地产仍然在联城房产名下,由与杨卫国关系较近的另一个朋友王勇运营。

程炜想要以约5.5亿元的价格收购该块土地以及建造在该土地上的商业楼盘,“一张土地证,四张房产证,全部收购掉。”程炜说,但是最终由于价格未谈妥而告终。

然而,《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该楼盘在招商中并非一帆风顺,大量业主以“虚假宣传、涉嫌欺诈”为由在论坛中投诉由联城房产开发的“恒合金座”。

一个杭州当地的论坛贴称,2012年该楼盘建造完毕销售时期曾宣称物美超市入驻,吸引了部分购买者。但是至2014年5月,联城房产突然宣称,物美超市不再入驻。类似投诉贴还在2015年3月11日出现在杭州315投诉网上,有业主称,2015年2月18日即2015年的大年三十晚上22:24短信通知他交付。随后该业主在约一周后的2月26日到开发商售楼部收房,当日被告知物美不来了。2015年5月26日,另一杭州当地论坛“口水杭州”论坛上发出了一张咨询表格的图片显示,询问者在2015年5与18日提问,针对恒合金座引进的望洲城何时开业以及入驻的是什么超市,而来自“区信访局”在2015年5月25日由余杭街道反馈显示,望洲城尚处于前期招商过程中,引入的超市为“望洲超市”。“物美不来,替代了望洲控股集团自己开发的望洲城购物中心。”一位业主在论坛中如此表示。

望洲财富爆雷后 月子会所门可罗雀

“为了看清这家公司,我冒充一个客户去杭州摸底,结果发现望洲集团没有任何资产,就是一个空架子。”程炜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望洲集团一位管理层人士曾告诉程炜,望洲集团想要打造一个多板块的连锁集团,一方面可以通过丰富的故事让集团整体上市,另一方面,如果某一个板块发展出色,也可以单拉出来单独上市。除金融之外,杨卫国想在资本市场上再捞一桶金。

“一人帝国”执掌人杨卫国在雷暴之前,集团实业板块重点打造的有三类业务,分别是大健康、餐饮和汽车。

健康管理共分为以月子中心为核心的母婴服务连锁产业链,以及以养老为中心的养老产业链。其中月子中心的核心则是位于杭州的月子会所,即于2014年12月26日注册成立的望洲天使母婴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望洲天使”),股东系望洲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并在无锡、北京、绍兴、厦门、宁波等地均开设了分公司。

《公告》显示,望洲天使已经有第三方企业愿意收购,收购价值约在4000万~6000万元。

但是,曾经实地调查过月子中心的程炜称,杭州的月子会所开在一幢商务楼里面的某一层,而非通常一小幢楼。“据我所知,该月子中心在全国一共12家分会所,其中3家在营业,9家目前仍在装修。”程炜表示,装修的三家分别位于杭州、温州和厦门,温州和厦门的两家会所处于关闭状态。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望洲集团位于温州的月子中心,是此前花费近千万元盘下来的欧式风格的游艇俱乐部,并在后期投入了近200万元左右的专修费用。

“我去杭州的月子中心实地查看的时候,入住率约在50%左右,位于保本线。”程炜表示,一般投资这样的月子会所需要资金约1500万元左右,两年左右收回成本,但是需要入住率在40%以上,如果低于这个数字,将入不敷出。受望洲财富雷暴事件影响,程炜最近一次去月子中心查看时发现,其已经处于门可罗雀的状态。

华通汽车会退还注资?

《公告》还显示,关于汽车板块,望洲集团此前向华通汽车注资3150万元,经与华通汽车协商,对方愿意退还前期注资。

2014年望洲集团和华通汽车联合成立了望洲华通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望洲华通”)。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望洲华通共有2个企业股东,分别是望洲集团和温州华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及另4位自然人股东。2015年11月16日,望洲华通变更了公司名字,以集团相称,此前为望洲华通汽车有限公司,并在2016年4月12日雷暴事件之前约1个月,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杨卫国变更为黄益朝。

“如果真的退还就好了,其实,现在华通汽车自己的业务也是摇摇晃晃,没有现金流。”对于公告退资的说法,程炜并不相信。在他看来,黄益朝与杨卫国是“老朋友”,此前望洲集团入股华通汽车50%股份后,按照杨卫国的想法是大力发展二手车平台,打造连锁店系列,让杨卫国的集团整体系列填上新的故事。

望洲华通在打造了集团概念后,大量布局多家子公司。信息显示,望洲华通共对外投资7家公司,包括望洲华通汽车贸易有限公司、苍南华正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望洲华通(苍南)二手车有限公司、望洲华通(北京)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及在苍南、厦门、天津三地开设的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

望洲集团官网显示,2016年望洲集团原本计划将布局华北、西北、华东、华南、华中、西南等区域,在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东、内蒙古、河北、浙江、山东、山西、海南、湖南、湖北、贵州、云南、四川、陕西、江苏、江西、福建等20多个省会直辖市建设分公司。并设立三年内,将全国的分支机构数达到150家的目标。

据了解,以二手车起家的华通汽车想要另开设一些汽车后市场的服务,例如维修、保养等产业,但是由于资金流缺失,所以目前正在引入投资方。

分享到:

请扫描右侧二维码

查看更多优质项目

下载App客户端

微信扫描工资宝公众号

每日头条与精彩内容急时送达

推荐项目

 双月盈-180223期

7.50%

60天期限
¥1,000.00起投
行业快讯更多 >

打开微信

订阅工资宝公众平台